Número três 繪春繡夏貳零壹伍時裝廣告


我大概從大學畢業起,我阿嬤每每週末看到我蓬頭垢面玩電動看影集,就會語重心長地說你怎麼都沒出去蹓躂(翻譯:你怎麼不趕快出門走動順便交女朋友),我很想跟阿嬤說姐什麼沒有就是女朋友最多,女性朋友多到住院來看我的朋友都是女的(好啦有兩個男的啦,一個叫地母、一個是可人兒,所以他們應該也不算男的),還讓隔壁病床的人還跟我爸媽說我好受女生歡迎,言下之意我就是Lady's Man就對了。不好意思,因為我是女性朋友不可或缺的G.B.F.啊~有我擺在身邊有多潮你都不知道。

提到Lady's Man,我有夢想是寫一篇短篇小說或劇本,故事講一個一生都為了女性朋友庸庸碌碌的中年男同志還銷不出去(當然還是要仍受歡迎的年紀如30多歲,如果到了40歲以上我們需要另外一套劇本來處理老同志的議題)(40就老了我們好辛酸),看著自己的女性朋友都逐個步入禮堂,自己卻呈現半放棄的狀態,直到他遇到一個不可方物的好對象(最好是在一些充滿的場合進行一場命運的交會,例如在星巴克拿錯彼此的咖啡、在二手書店不小心掉了一堆書對方好心幫你撿、或在捷運上一個踉蹌倒在人家身上之類),然後交換連絡方式之後主角卻不積極出門跟對方約會,這時候他多年培養眾女性朋友開始出些餿主意、瞎牽線,於是在混亂的情況下主角終於成了第一次圓滿的約會,但是隨後的第二次,朋友逐漸幫倒忙,例如發現對方不可告人的過去(但結果是誤會一場)、或是自以為安排好的情境卻意外帶來反效果(像是明明要矜持卻還是上床的戲碼)、然後姐妹們開始起內鬨,某人覺得自己的點子比較好、又有人覺得怎樣做比較適合,反而害到主角跟好對象不可彌補的破裂,也導致主角跟姐妹們的決裂。姐妹們回去思考自己的過往,怎麼靠著主角的決心與鼓勵走過人生每一項重要的抉擇,享受他們人生的美好,重點是我們不能預設別人的道路,而是引領對方體驗屬於自己的美好,於是姐妹們重振旗鼓,改用不同的方式幫助男二也幫助主角,最後讓他們成功結合在一起。最後片尾跑字幕的時候(如果是電影的話),要大家一起唱著同志國歌(你知道的,就是張惠妹或陶晶瑩早年的歌)。如果是書的話我會在最後面寫下那些姐妹給我的靈感,感謝他們一路陪我走過。

對啦很老派,畢竟我人生的愛就是不脫西雅圖夜未眠、二見鍾情、天生一對、愛在心裡眼難開、足球尤物之流(BTW, Amanda Bynes, where are you?)。



Dior
Julia Nobis, Lexi Boling & Natalie Westling by Willy Vanderperre




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Raf Simons跟Willy Vanderperre的組合,但自從他們執掌Dior後,我總覺得他們的廣告,張力不足,潮度半端(這評語似乎可以套用在任何台灣的潮流雜誌上)(因為潮流雜誌的工作沒上所以開始說他們壞話)

Dior Homme
Ben Allen, Louis Bauvir, Thibaud Charon & Sven de Vries by Willy Vanderperre





如果你覺得第一張作品跟下面所有作品的感覺都不一樣的話,代表你1.有好好看我的網誌;2.你天生很敏感(聽起來怪怪的);3.卡爾大帝卡到陰(明明一直取陽補陰吧)。
我說啊~卡爾拍廣告就像連勝文的競選策略一樣,好牌都在手上了但還可以輸到沒穿褲子(而且說實在我也很不想看到他們沒穿褲子)。Willy處理極簡主義的手法是毋庸置疑的,明明是極其簡單的構圖,卻可以看到正式裝束與運動風的差異,男模也遠比什麼菜餔、豬油渣、雪裏紅來的富含層次與興味盎然。

Dolce & Gabbana
Bianca Balti, Blanca Padilla, Irina Sharipova, Misa Patinszki, Travis Cannata, Vittoria Ceretti, Xavier Serrano by Domenico Dolce









不曉得是不是欠稅所以很缺錢的關係,Dolce & Gabbana每新一季通常都不新,就是拿上一季沒賣完的單品多繡一點牡丹花或南海珍珠吧(為什麼我好像在講夏姿)。這種小氣大財神的省錢之道也反映到廣告上,跟卡爾一樣,Domenico Dolce也不是頂好的攝影師,我甚至還覺得他比卡爾差(卡爾90年代末到千禧年初期的廣告是很有品質的),Dolce很明顯想模仿Meisel或Klein那種大堆頭的戲劇張力,但(1)他真的很不會構圖;(2)他挑的模特兒都很不會演。就算是Meisel跟Klein這樣的大師也不太需要模特兒演,有時叫模特兒躺在角落也是一種波瀾萬丈的感潔,但Dolce的廣告就是表情再扭曲肢體再豐富,跟那些在台劇裡宛如被麻醉槍射中的臉癱偶像一樣不真誠。

其實這廣告全用阿公阿嬤就好啦多有趣,標圖看起來多可人。

Donna Karan
Andreea Diaconu by Peter Lindbergh



除了典雅之外,我更喜歡它不太多的修圖,甚至還保留一抹粗獷與人情的吸引力,我期待Burburry跟Ralph Lauren的廣告有這種赤裸的勇氣。用女明星比,前者如果是海倫米蘭的話,那麼後兩者就是妮可基嫚了。

DKNY
Ben Nordberg, Binx Walton, Cara Delevingne, Emma Waldo, Jackson Hale, Jeremy Matos, Sam Rollinson, Sang Woo Kim, Soo Joo Park, Xiao Wen Ju by Gregory Harris






在經過幾季裝忙的曼哈頓街頭後,DKNY來到更為街頭龐克的風格,再一次覺得,這種感覺很真實(本輪廣告我的核心主題就是真實兩個字)(腦海響起~心痛比快樂更真實,愛為何這樣的諷刺~♫)(明明沒去張惠妹演唱會啊我),雖然街頭龐克的重心不只有在橋下的滑板場而已,我還希望看到其他豐富的紐約場景,畢竟這是一個背著「紐約」的牌子來著。

DSquared2
Julia Bergshoeff & Silvester Ruck by Mert & Marcus






其實我不很喜歡這種拼貼式的廣告,總覺得某部分沒被填滿(好容易想歪喔)(但我很容易滿啦我都有做凱格爾運動)(根本沒人問吧)。當然單就幾個層面例如選角、攝影、引人入勝等要素來看,其實品質真格不差,但這更像高端時尚雜誌會出現的內頁作品(甚至還有一點Meisel的味道),但這不像廣告,尤其是DSquared2的。

Ermanno Scervino
Dylan Penn & Mariano Ontanon by Francesco Carrozzini


如果模特兒臉沒那麼臭的話,這會是很棒的房地產廣告⋯⋯
「買得起得海景宅,三個紅綠燈直達信義區。隆心大苑,春鸞建設。」(搭配很低沈的男配音)(其實基地在基隆外木山必須開車走國三到信義區但從家裡到交流道真的只有三個紅綠燈)

Ermenegildo Zegna
Frederick Schmidt, Serge Rigvava by Inez & Vinoodh





雖然廣告不是極好的,稱不上華妃娘娘小廚房的精緻,也有皇后娘娘的水平,不乏是一場視覺的盛宴。其實就模特兒的安排來說,黃金比例的構圖是夠經典了,臣妾以為,這支廣告只是差了麼一點味兒,若為表現後現代的風格,若能挑選工業性格重一點的天際線,美感定是拔尖的。

好了,臣妾也乏了,下一支廣告吧!

Z Zegna

Devon Spence, Jason Li and Rashid Phoenix by Jacob Sutton


比起主牌,副牌的廣告調性更明顯,不外乎是摩登運動風。我的評語跟主牌是差不多的,不是特別棒的廣告,卻也看得到效果了,如果更能融合背景大樓的建築線條,或走或跑或被吹(不要想歪啦),總之不一定非得要飛簷走壁,都是摸玻璃又是脖子扭到的,看著也有些矯作了。

Emilio Pucci
Natasha Poly by Inez & Vinoodh


使出傷眼的絕招來讓大家忽略本季衣服很醜的事實,真的很賤。
受到Born This Way的影響,我現在看到鏡射效果的接縫處都覺得好像看到Lady Gaga的陰道要生出怪東西來了,這也算一種心理創傷吧⋯⋯

Escada
Nadja Bender by Julia Noni


老實說,一樣一樣檢視的話,這廣告很美。遠山很美、雲海很美、飛揚很美、互補色不錯啦、Naja還算美,只是不曉得為什麼他們可以放在一起,因為我不覺得他們共享任何相近或彼此襯托的特質。如果要充分利用自然風景的話,Escada走得是市長夫人的風格不很搭。若說利用互補色的話,其實棚拍或是背景純色一點的沙漠、雪、草原或烏尤尼鹽沼⋯⋯


效果就很鮮明。

Etro
Anna Jagodzinska, Sasha Pivovarova & Marlon Teixeira by Mario Testino




這廣告讓我想起幾年前的Kenzo,某股獵遊的氣氛跟不怎麼適合出門踩踏的民俗風洋裝。Anna J跟Sasha P很美,有女王的風範,搭配不知所以的時尚配件Marlon,我甚至有種豪華浪漫版衝鋒飛車隊的感潔(但既然是衝鋒飛車隊了就不可能跟豪華與浪漫有關了啊)(以及重開機版我想看的不是湯姆哈迪而是莎莉賽隆啊他太帥惹(以一種女校學妹看到籃球隊學姊的口氣))

Ton Heukels, Richard Biedul, Tony Thornburg & Florian Van Bael by Unkown


我記得Lanvin也拿出這種廣告過,不曉得為什麼我覺得這種貴族們的荒淫盛宴,點子聽起來總是動人無比,但實際的廣告看起來又不高貴也不怎麼華美,就只是「堆東西」而已,我想我應該要求不多吧(通常講這種話就是要求很多)在我想像中,最引我入勝的或許是夜訪吸血鬼那樣,整體充滿罪惡的吸引力。 退而求其次,或許也可以有花邊教主的膚淺卻驕矜。再糟糕一點,也能有世間情的預告片那樣,一種偽清新的感覺。但我不曉得為什麼這類廣告看起來非常不協調,你甚至抓不到一種氛圍(可能少了一頂阿帕契的頭盔吧)

Fendi
Lindsey Wixson & Binx by Karl Lagerfeld




除了無力與無奈之外,我不曉得可以給這廣告什麼批評,壓力大到我決定散步繞了江子翠一圈。如此沮喪的事情是我寫廣告文第一次遇到,因為這真的是一個很令人垂頭喪氣的廣告啊~如同壯陽廣告男性還未用藥前低頭搔髮的樣子,如果我是一條陰莖的話,現在的我約莫是倒陽了。Ermanno Scervino若說是房地產廣告,那麼Fendi的廣告就是健康俱樂部的傳單了,但其實我也看不出來這個健康俱樂部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大概可以猜得到在市中心、在樓層很高的位置、還有兩個穿得很美的但不怎麼冶豔的按摩師,到處提著Fendi包遊蕩,或許裡面裝著很金貴的按摩油吧~

尤其我看到三個包包很整齊擺在窗台上的畫面,我似乎聞到自己的大腦額葉有股燒焦的味道,掏寶網的盜版品都拍得比這用心啊!

Francesco Scognamiglio
Karmen Pedaru by Sean & Seng



就像我說的,我不是很愛拼接的廣告,如果這廣告可以滿版就好了(微抱怨)。總之我還是喜歡這支廣告的,有一種Valentino發癲的感覺,好美又好瘋似乎是最近的新流行啊(其實是自己愛婷婷跟珮珮吧)想特別說的是Sean & Seng,他們是近期竄起極快的攝影師,雜誌平面拍得不少,廣告界正在出頭,看膩了Inez & Vinoodh, Klein, Mart & Mercus, Meisel, Testino這些老臉把持著廣告攝影後,Sean & Seng是很值得注意的存在。

0 икот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