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參春夏廣告第1集


大家好,我是一直洗腦大家叫我的Ben嫂,所以新一季的廣告文就從Ben Hill 開始吧♥

話說該當是少女情懷的時候,我反而很不屑叫什麼嫂,因為我小時候是個過份早熟的欠揍孩子。以前我堂姊就自封自己是鋒嫂,換句話說就是謝霆鋒的太太(她應該也有逼我們這樣叫她吧),那時候我咒她又沒胸部又沒臉蛋害她哭出來,結果現在是南台南蔣怡了行情完全不一樣,而我卻是約會三次就再也聽不到對方消息的板橋純情男(?),想一想現世報就是如此吧!

所以我知道以我的年紀不能一直自稱自己是嫂,但我不得不承認我跟Ben Hill的距離太遠了,應該在東區也遇不到吧畢竟我在東區看過藍正龍。想當年我也是少男的時候非常流行去文具店買A5大小的明星手冊,那時候最紅的還是H.O.T(以及羅志祥從那時候就在了耶他真是七年級的元祖偶像),那時小小年紀可以喊出醫生自己是安(七炫)嫂就很了不起惹,想到要跟明星怎麼樣會緊張的發抖。年紀越大羞恥心走就不曉得到哪裡去,以前剛念大學的時候我稍微開黃腔我朋友就跟我翻白眼,現在我說有帥哥他們都毫不留情地做視姦。最近我再次覺得年紀真的大了是我以前常常提起某處遇到的帥哥,朋友跟我伸圖時我都說我會害羞不敢光明正大照下來,現在我都會趨前直街拍下來立馬用LINE跟大家報告,看來我也要成立FB街拍帥哥集散地了

講好多廢話,其實重點是大家看到內容不要以為我忘記寫而誤PO文,這是因為我為了論文進度,本季廣告文採用蒙布朗布朗特模式,先貼再補,至於我要什麼時候補完我也說不準,所以大家就先忍著點看我再開頭做的點評,多個月以後應該會在這季廣告文裡頭發現驚喜(吧)。總之本季第一輪都算是在水準之內,Blumarine是我最意外的好像逼娼從良(不是這樣用的吧),反正你們看了那廣告就知道我的意思。最後我想說:Ben Hill你是Belstaff的一蕊星啊!

男模東風【貳】中國第一男模


趙磊,號稱中國第一男模(言下之意好像我說他不是,但他應該可以算了)。

山東小饅頭趙磊,國際花名Zhao Lei出身於1986年,188公分,73公斤,畢業於北京的模特兒學校,曾經獲得全球華人超级男模大賽十強的表揚。雖然我覺得模特兒學校的存在很奇怪就是了。當然,我不是說模特兒不需要訓練,只是模特兒靠的不外乎是他們的天賦經紀公司的栽培,自己也要累積經驗更重要的是運氣。而趙磊就剛好遇上了中國潮的前浪,所以他不僅是中國男模當中比較早走跳的一位,而當中國模特兒乃至於亞洲風模特兒開始席捲時尚舞台時,趙磊的成就已經很高了。

不過我個人還是不太能理解趙磊的美在哪裡啦。不像大家一知道蔡沛然是第一女婿後就不斷吹捧他,還虛情假意的說他能在時尚圈活躍是他獨特的東方味(有嗎?臺灣這種長相的男人也不少吧~)。這種空泛的話,老娘也很會講,我還可以講得更矯情,怎麼還沒有人找我取代林國基啊(一直攻擊他是秀場賣票的阿嬸就是了)

總之我覺得在尋常東方人的品味裡,也不算俊、也沒啥俏,也沒有什麼奶油味更不是師奶殺手。如果是以booking agent的角度來看,我覺得肉不結實、臉蛋的骨架也不算精巧,而且頭還偏大較顯矮,所以我也不曉得西方時尚界是怎麼了,可能當時很缺一個可以梳油頭的東方人吧?(實在被我講得很難聽)

男模東風【壹】


亞洲男模文,開跑。
3/12更新,結果我居然寫到了臺灣第一女婿,但一切只是巧合啊!我想說提到了黃皆晨也要講一下蔡沛然啊殊不知。但是內文提到他的部分很少啦!因為他也不是特別紅(小小聲),不過算是很會挑客戶就是了,作品的質量很高(這樣總統府應該不會找我麻煩吧)。以及臺灣的媒體不要在塑造出他是一團謎了好嗎?那是因為你們對時尚的知識短淺,不是他很神秘,洩洩。

話說我原本是想一篇文就射後不理的,但現實沒有我想像中簡單啊(吸雪茄)
首先就是邊寫就邊有很多男模從口袋裡面跑出來,親像得到諾羅病毒上吐又要下洩,臉孔跟名字一直源源不絕噴出來啊(為什麼非得跟上熱門疾病的潮流

例如我原本想從趙磊寫起的,想一想亞洲男模在他之前就有了,而且還是相當有能見度的黃皆晨,我想想怎麼可以漏掉咧,結果找了黃皆晨的圖片後又想起Allen Tsai啦、蕭士涵啦結果到最後老娘這篇文根本沒有辦法放趙磊,這完全超越了誤不誤的問題了,根本是不歸路啊幹(╯‵□′)╯︵ ┴─┴

所以我緊急把這篇文改成系列文,剛好彌補我這段時間為了寫論文而無法好好經營部落格的低潮時光,以後將會以兩到三位男模的模式持續更新,更新到我的口袋男孩兒都用光為止,妞ㄦ不要太緊張喔♥

所以讓我們切入正題,亞洲男模的興起(看水晶球)(以及這是藍色蜘蛛網早期才有的梗啊還有人記得我有那麼老了嗎)

亞洲男模起步的時間比女模晚了一點,這可以理解。首先,男模的需求量跟能見度都不比女模高,一個拼了老命工作的男模跑遍所有男裝周可能才十來場秀,但一個熱門女模單在紐約時裝周走的量就可以將近20個,更別說雜誌跟廣告等平面的機會了,所以亞洲出頭的機會當然也不會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