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醒不來的中國夢 隨馬可波羅西遊(還迷路)的Dolce & Gabbana


曾經,Dolce & Gabbana是我堅貞的信仰。他如同一隻最熟悉的按摩棒,每當清淡的紐約時裝周、變速多但馬力不足的倫敦時裝周結束後,DG的秀總給我持續而穩定的震動波,直搗我密穴深處最需要被呵護的時尚G點,尤其是男裝,總給我欲仙欲死的澎湃痙攣。

然而,Dolce & Gabbana終究是老朽了,他變得不那麼善解人意,變得不願意嘗試了,曾經讓人濕透的波幅,竟也叫人麻木起來,亞馬遜叢林也退化成撒哈拉沙漠。只有男裝,偶爾還像一場突襲的大雨,叫荒漠中的仙人掌開花,大部份時候,我只能在Dsquared2這片綠洲裡取暖。

Dolce & Gabbana何以變成這樣?2008-2009年,他們家逐漸從千禧年的高峰滑下來,繁複的設計與花俏的秀台成為累贅。2010年春夏他們決定返樸歸真,乾淨明亮的秀、南義風格的小洋裝,不再那麼張牙舞爪的DG,讓人為之精神一陣。或許受到多年的業績下滑,時尚專業人士的多年冷眼,廣受好評的2010年,似乎給他們一劑強心針,只是這針打下去,Dolce & Gabbana竟然宣告腦死。年復一年的西西里風,馬甲、蕾絲、盔甲剪裁、寶石綴飾、聖母瑪莉亞圖像、南義小鎮的純樸風光,就像一場永遠不會醒的南義夢。

十三世紀,馬可波羅從義大利出發,最終抵達遠東。中原的人口百百萬萬,維持龐大的帝國組織,超乎了中世紀末期歐洲人可以想見的恢弘與華麗。歐洲人無可避免地陷入東方風情裡,馬可波羅的隻字片語進入了這些歐洲人的心裡,他們複製著模糊的中國風,為了往後的大航海時代指出一條航道

顯然, Dolce & Gabbana春夏2016的男裝,想要追思當年歐洲的愚民吧!目不暇給的系列,就像西西里的男孩兒,準備前往威尼斯闖出一番與東方貿易的名堂。

Met Gala妖魔夜 2:恩主公壓境


本文一開始,我們就從幾位跟中國風沒什麼關係、穿得也不過不失、只是到此一遊的觀光客點個名(好無力的開頭啊)。希望下次他們不要再隨便跟團了,中國風格是要用一種無為的精神在體會的。無為是一種修養,就連中國地道的女星也不一定深諳此道,諸如每次紅地毯的都像感恩節食火雞的白靈,或是每次都倒彈登場的扮裝皇后范冰冰。總之我覺得中國風的時尚派對本來就是一件苦差事,姐你們還是趕快回去洛杉磯的馬里布或日落大道的豪宅吧(因為火星太遠了我怕他們回不去)

先說Kristen Wiig,這件鵝黃色的Prabal Gurung禮服是我喜歡的顏色,讓人看起來很春天。但我並不特別喜歡拖擺的設計,好像可以在裡頭塞好幾個人舞龍舞獅來著,如果她想歌頌中國的風土民俗,也算合情合理(阿Q勝利法顯然不該用在這裡)。

接下來幾位女星,我不確定他們是否了解中國風是本屆主題。當然,若把自己想像成即將出口的景德鎮花瓶也可以,是一條相當保守不會出錯的路。

Lily Aldridge in Carolina Herrera
Taraji P. Henson in Balenciaga
Emma Roberts in Ralph Lauren
(好了跳過他們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