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4


在我小時候,
外公家有一個非常大的貝殼,
我會爬到櫃子上,把貝殼拿下來聽。
如果說是海的聲音就太做作了,
但的確是個奇特音響,
空靈的嗡嗡聲漫天鋪蓋,好像就要被那聲音給吸進去了,
彷彿可以到一個未知的地方。

那貝殼後來摔破了,
外公出海的次數也變少了,我也越來越不常去外公家。

退休那年,
他說要帶我回馬太鞍參加豐年祭。
我拒絕了,嫌麻煩吧!
一個禮拜後,漁船的公安意外帶走了我的外公。

KEELUNG的標誌仍然靜靜俯瞰著港口,
潮悶的海潮拍打著,散發黏黏的氣味。
基隆幾乎沒有變,變得是那個曾經回航後都會幫我去廟口買花生蔴荖的外公,
還有再也聽不到聲音的貝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