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ign FW1112 第四泡


標圖是Jamie Dornan(誰看的出來啊!)
挑這張圖純粹是覺得他的背影也好帥(就說誰看的出來啊!)
尤其是憂鬱的氣質最加分了(腐女口吻♥

雖然我身為名模版版主
讓我捧油蘆洲一姐漫畫孫不挑大感訝異
另外就是我靠廣告文在網誌界闖出一片天
但是我迷模特兒的生涯並不長
不用掐指一算就可以想起來那是2006年
我會記那麼清楚是因為2006年的VSFS
那時候我大概只能辨認台上一半的模特兒
也就是個連Elise是誰都不知道的年代
事後才知道她是很威的比利時女金剛
也不曉得怎麼的
我從那時起開始努力記模特兒
於是造就了現在的我
(到底在感性什麼啊....)

看到Jamie搔他自己的頭髮,就不禁覺得他的頭髮很軟香。這樣講好像很變態,其實我是欣羨啊~~因為是我是稻草髮人,髮質又粗髮量超多,整個人就跟《美髮屍》的女鬼一樣,每天都在憤恨地快速成長頭髮,剪完頭髮兩個禮拜就得跟原來的造型說掰掰,實在很困擾。不過話說回來,我頭髮雖然長得多但掉的髮卻不算多,我們家族不管爸還是媽還是阿公阿嬷,全都是稻草頭,絲毫沒有禿頭的危機。

相對來說,我的室友就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雖然他的頭髮看似很多,但我斷定他三十歲之後會禿頭,我每次接在他後面洗澡,浴室一定都會變成小水庫讓我不勝其擾。像我這個人臉皮很薄,一開始還想說我是不是壓力太大一直掉髮,結果有次他連續三天沒回來,我意外發現每天洗完澡浴室都搭搭不會有水舞的感覺,所以兇手就是他沒有錯了啊~(捻鬚拍案)

其實我也不得不承認我住的地方排水口很小,不過比我前男友的下面大啦,但比較容易堵起來是真的,這時候我很想問女生,你們的水管會不會一下子就塞住了,畢竟女生頭髮比較長,用掉水管的摳搭比較多,是不是買個撈頭髮的濾網我就可以邊哼歌邊洗澡而不是化身成淹水的受災戶呢?(困擾的維克上)

Campaign FW1112 第三泡


這哪個媽媽這麼沒公德心!尿布跟夜壺可以這樣亂丟嗎?(迷之聲:我們是包包跟跟高跟鞋咩咩咩)

Miuccia歷年出了不少皺摺包包,拜金人妻也有一個帆布搭皺紋的包款(這包包現在流浪到哪裡去了我超少看到她在背)。說實在的,這樣的設計總是會讓我想歪,而且是大久保佳代子的那種想歪(這個比喻的背後要請大家收看男女糾察隊),總言之就是跟男性胯下那一包脫不了關係,如果把包色染成蓮藕色或是紫紅色或是咖啡紅,儼然就是卵蛋博覽會了,熟女應該會玩得很盡興。

這個包包還給我許多不同的想像,例如山產的猴腦(以前我爸跟我說把這山產的吃法是,把猴子迷昏卡在桌子中間的洞洞裡,接著專業師傅會把猴子的腦蓋骨敲開,將熱油淋下去,然後大家再用湯匙挖來享用,這鉅細靡遺的情節可能是我長大後對內臟情有獨鍾的原因)。以及說到尿布,為了有生動活潑的比喻,我還特地去各大尿布廠牌的官網參觀一下(這就是學術研究的訓練啊~),結果光看廣告詞是分不出尿布跟衛生棉的,因為他們都是乾燥下體的尖兵,差別就是保護的對象,一個是卡噌,一個就是鮑魚了(也讓我熊熊想到某人偷情被抓包,面對記者他辯解說去房間吃海鮮,於是大家說他是吃海參燴鮑魚哈哈哈好幽默~)。

Campaign FW1112 第二泡


這次的廣告文我就先下個結論吧!那就是如果我寫論文有跟寫廣告文一樣的決心的話,我早就把博士唸完準備光榮返鄉拉~

說回來,這次廣告文勞夫羅倫最頭痛,其實他們家的品牌線沒那麼複雜,就好像紅樓夢裡面的角色再怎麼多,每個角色都還是有屬於自己的出場的時刻,但最糟的是時尚部落格跟時尚新聞都亂引,張冠李戴久了居然也積非成是起來,就好像說李紈是個辣子這樣怎麼可以咧(這樣簡直是在污辱我的偶像王熙鳳)!

那麼,在文章正式開始前,來幫大家歸納一下。
Collection,最常見的時裝線,專營女裝,特色是狗眼看人低的貴婦風。
黑標:主打晚禮服,雖然不是概念性主打,但廣告還是有的,模特兒通常都是羅倫御三家Oriol Elcacho、Nacho Figueras跟Valentina凜然演出。
藍標:女裝二線,通常走鄉村狩獵風。
紫標:男裝,不如黑標正式,又不像POLO那麼運動,是鄉村俱樂部的風格。
POLO:其實這才是羅倫的本業,以馬球為設計靈感的設計線。雖然瀰漫著過度菁英意識的新英格蘭風格,但是看在廣告的男模都很帥的份上,我可以暫時忽略我左傾的自由派觀點(硬要吊個書袋)

最後就是標圖了,這張圖的來源也是亂湊,後來我終於搞清楚,這是為了英國網購上線而拍攝的作品。咋!床可以亂睡,但人,可不能亂上啊(至於某人你已經亂上了所以就算了吧~(歡迎你對號入座))

Campaign FW1112 之PRADA


本篇是第一篇獨立的廣告牌與廣告文,鑑於之前有些牌子博大精深,如果夾在一般的廣告文裡版面會太多,好像小號保險套套在粗肥的白蘿蔔上,血液循環不好會發紫那樣(比喻有點寫實我知道,但我想自清一下我除了遇過小的也是有用過大的),所以不把PRRDA獨立出來還有道理嗎?(但這樣講完全不是出於對這牌子的敬意)

是朋友都(應該)知道我討厭麟摑激(改字應該可以避免被告的風險吧…)。這人帶畢展的能力我想是無庸置疑(他似乎也很自傲這一點),不過這可能跟領導能力(或吹毛求疵)有關而跟個人的時尚品味無關。

這個人的品味就是礙到我,不曉得哪天大家講好似的,新聞專題跟清談節目開始愛找他講時尚,這世上很多人的時尚知識比他好,而且品味比他優的人更是如雪片般砸來,看到他健身風潮也可以說、室內裝潢也可以頭頭是道,說實在除了感到他想紅之外(類似的咖,曲家瑞可比他幽默多了),更有種在污辱時尚的感覺,瞎扯到都能上關鍵報告跟眭皓平一起說書了(例如外星人怎麼綁架Miuccia Prada讓她腦神經錯亂設計那麼多鬼見愁的衣服)(以及技翻說他有種流氓時尚感,我倒覺得他比較像是大哥的年老色衰的男寵(這樣的評價到底變好還變壞啊?))

好吧!說到這個他倒是有個貢獻(當然也跟PRADA有關)。非關命運我的愛(但鄧醫師跟唐老師都不在了我好心傷)上禮拜有單元「情人送的鬼東西,心意不明看不清

因為不能嵌入影片就讓我講一下觀賞重點(不過連結也值得點閱),0’55起他拿出P牌的皮草,我當初沒關注那皮草(因為覺得整個設計很像內分泌失調的天堂鳥,無法把單品一一挑出來痛斥)。結果麟摑激說他的伴侶在盛夏買了這個夏季用的皮草(為了什麼),不能圍只能披(又是為了什麼),果然他戴上去一個虎假虎威不說,好像把人的劣根性都帶出來了(還是說這跟誰披有差呢...)。

所以本季的廣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