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4


在我小時候,
外公家有一個非常大的貝殼,
我會爬到櫃子上,把貝殼拿下來聽。
如果說是海的聲音就太做作了,
但的確是個奇特音響,
空靈的嗡嗡聲漫天鋪蓋,好像就要被那聲音給吸進去了,
彷彿可以到一個未知的地方。

那貝殼後來摔破了,
外公出海的次數也變少了,我也越來越不常去外公家。

退休那年,
他說要帶我回馬太鞍參加豐年祭。
我拒絕了,嫌麻煩吧!
一個禮拜後,漁船的公安意外帶走了我的外公。

KEELUNG的標誌仍然靜靜俯瞰著港口,
潮悶的海潮拍打著,散發黏黏的氣味。
基隆幾乎沒有變,變得是那個曾經回航後都會幫我去廟口買花生蔴荖的外公,
還有再也聽不到聲音的貝殼。

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3


最近很多偷吃的新聞(應該一直都沒少過吧),我學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被問到『你跟那個誰誰誰是不是再幽會~』可以回答『對啊!該做的都做了(嬌羞態)』如果被抓包去汽車旅館時也要臨危不亂地回『齁~那次做得超趕der(嘟嘴)』話說,應該再也沒有人可以超越『去汽車旅館給仁波切開光』了,可能該逼一掰開就會光芒萬丈射出來吧(沒有一語雙關啦不要想歪)(但我見過覺安老師兩三次溜是個有點帥的中年男子,所以他的話我可以讓他開個光不要緊)(怎麼話題轉那麼多轉)

對我來說,扯謊沒有意義,偷吃對我來說只有不可原諒一途(你們都知道我是怎麼對付前男友的惹,可他也沒偷吃啊我怎麼就無法原諒他咧)當然,每個人的選擇不同、面臨的情境不同,所以謊言可以扮演截然不同的角色,我就聽過被劈腿的一方說『他連對我說謊的功夫都不願意做了』,希望還能在對方的心中找到一絲絲分量,這種人我會把他當作基隆中元節的水燈,就安心鄉愿地去吧~

那這跟本次廣告文有什麼關係呢?我想就是背叛我的人還是趕快逃吧(跟首圖相呼應有沒有),所以小王子你有朝一日背叛了我,最好是換名換工作換住的地方,能換的都換了吧~我就是讓你身敗名裂沒有別的了!

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2


前男友,這三個字是不是很久沒聽過了,且讓我復習一下他GG不大 、髮線微後退、吻功不好讓我一直撞到牙齒,而且一年換過三個男人吧~

老實說我偶爾還是會關心最近他在幹嘛,畢竟他很會在寂寞空虛寂寞覺得冷的時候去批踢踢甲板寫些文青文徵友,有時候我沒注意、也會有朋友看到來給我通風報信,所以這是他的問題不是我不是我啦(明明就是病得不輕吧)

然而最近他的近況越來越無關緊要了,一方面我有另外一個人的缺點必須謹記下來,以後分手時又可以好好消費一番(小王子看到之後應該很想殺我滅口吧),另一方面前男友的整個形象在我心目中漸漸淡掉了,猶如回沖幾次的茶葉已經快變開水了如此之淡,畢竟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我跟他也沒再見過,我就算想見他,他應該也會拿拒馬來堵我吧,在他心目中我是個讓人軟屌的梅杜莎。

最近我的好友地母(他是男的,但長得很像地母)(以及這是禍還是福我也不清楚),又因緣際會看到他,媽媽樂嚇都嚇死了立馬拍照給我還衝到無人之處跟我報備,跟某人交往過搞到朋友也一起諜對諜,人生真的是一個difficult。也地母因為驚嚇過度,不僅跟我報告他的內心轉折,還到處跟同事散播,沒想到同事的反應一致都是『所以前男友有帶新歡嗎?』看來聽到EX這個關鍵字,『新歡』就像膝反射一樣蹦出來讓人想瞭解一下對方過得好不好吧,雖然我覺得新歡應該過得比較辛苦啦~

但這跟本次廣告文有什麼關係呢?誒!沒關係(怎麼辦我要變成丹妮婊姐了

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1


我的論文其實還沒交出去(本圖的手捏藤蔓的憤恨就是目前老娘的心境)

這個情況請讓我娓娓道來,原因是本敝校跟大部分學校不一樣,其他學校是你要口試、修改、然後把論文交給學校後才能算正式畢業,但敝校研究生可以先論文口試,口試結束就算畢業,只要最後把論文交給學校就可以換得一張畢業證書,是一種以物換物的概念相當公平。所以,老娘還沒交。那為什麼老娘還沒交呢?就讓我再娓娓道來,口試委員堵爛我(誒一句話就結束了其實)。

為了不要讓我的粉絲還要聽我叨叨念念學術界的黑暗面,但又不要對我的現況丈二金剛,所以再解釋清楚一點:口試委員很討厭我寫的東西,叫我去死(似乎也沒這麼嚴重啦只是酸溜溜地說你可以去死囉(然後開開心心去多倫多當學人了))。在多方斡旋的情況下,我口試還是結束了,但口委信誓旦旦說我論文若想交給學校沒那麼容易,必須先交給他們看過才行,所以就變成我論文沒交,但還是畢業了。那論文怎麼辦呢?當然指導老師希望我繼續修改,還給我提修改計劃。我雖然口口聲聲說好,但是心裡想的是『網誌先給我寫兩篇先~』牛雜湯才是老娘的根,論文我只是想要起薪比較高啦馬der。

好啦!各位安慰我是不用惹!跟隨我網誌多年的老粉絲就知道我這個人最擅長挾怨報復跟嘴巴消費來著,所以以後有的是機會消費那位自戀的文青嬸婆(說到嬸婆就讓我想到口試那天他提到我為什麼不寫男同志的『阿姨』?這很有趣啊他很想知道箇中由來,現在回想起來是觸動他心弦了吧!不過他都去多倫多雪地逢春了我看消費他的事宜就先告一段落吧~)

跳回來,是不是我太久沒寫廣告文了,覺得今年春夏的廣告水準都好高喔(甜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