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3


最近很多偷吃的新聞(應該一直都沒少過吧),我學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被問到『你跟那個誰誰誰是不是再幽會~』可以回答『對啊!該做的都做了(嬌羞態)』如果被抓包去汽車旅館時也要臨危不亂地回『齁~那次做得超趕der(嘟嘴)』話說,應該再也沒有人可以超越『去汽車旅館給仁波切開光』了,可能該逼一掰開就會光芒萬丈射出來吧(沒有一語雙關啦不要想歪)(但我見過覺安老師兩三次溜是個有點帥的中年男子,所以他的話我可以讓他開個光不要緊)(怎麼話題轉那麼多轉)

對我來說,扯謊沒有意義,偷吃對我來說只有不可原諒一途(你們都知道我是怎麼對付前男友的惹,可他也沒偷吃啊我怎麼就無法原諒他咧)當然,每個人的選擇不同、面臨的情境不同,所以謊言可以扮演截然不同的角色,我就聽過被劈腿的一方說『他連對我說謊的功夫都不願意做了』,希望還能在對方的心中找到一絲絲分量,這種人我會把他當作基隆中元節的水燈,就安心鄉愿地去吧~

那這跟本次廣告文有什麼關係呢?我想就是背叛我的人還是趕快逃吧(跟首圖相呼應有沒有),所以小王子你有朝一日背叛了我,最好是換名換工作換住的地方,能換的都換了吧~我就是讓你身敗名裂沒有別的了!



Chloé Julia Stegner & Lou Doillon by Inez & Vinoodh





當年剛開始踏入模迷這個圈子時,Chloé的廣告正好在一連串法國電影歇斯底里的氛圍裡,主角通常是驚慌失措的女同志(應該是沒這企圖心吧是我加的),忙亂的程度大概跟傑森包恩一樣累!最近幾年這個特色丟掉了,連傑森包恩也換人演了,所以看到這次這個廣告有種熟悉老朋友的感覺,就像看到麥特戴蒙跟茱莉亞史緹爾一起的神鬼認證還是比較心安來著。這支廣告除了擁有老味道,而且還老得不迂腐,好像穿上他們家的衣服就可以指高氣昂浪跡天涯似的。雖然Lou Doillon的臉有一張一成不變醜馬臉之外。

Coach Freja Beha Erichsen, Karlie Kloss & Liu Wen by Craig McDean




看到杳無人煙的紐約街頭,我就想到這要應該一早禮拜天五六點就要到現場準備好了(我想我染上了編輯病~)說到這個,我高中時代大多數時候是第一個到校的人,大多七點就到校了,所以現在七點半還看這麼多高中生跟我擠公車就很憤怒(怎麼這麼小心眼)但嚴格來說我不是認真的孩子,也不是要為了打掃責任區什麼的,更不是為了團練畢竟我們合唱團指導是個假結婚的大胖熊。我純粹喜歡一個人坐車的感覺,所以都不到六點起床,將近六點半搭車,七點到學校,接著早餐也不吃的一路睡到第一堂課敲鐘。回想起來,現在我每天上班起來都想殺人,高中生背超大後背包我想殺、歐巴桑目無旁人我也想殺,司機開車很慢我也超想殺。上班是什麼?上班就是忍住不要殺人啊!

Diane Von Furstenberg Daria Werbowy by Mikael Jansson






嚴格來說,我不是不喜歡這個貴氣小三趕派對的概念,但實在太輕而易舉了,不管是衣服、梳畫、地點跟氣氛,都再再告訴你這是一種李珍妮駕到的感覺,而且Daria太典雅了,反而沒有李珍妮那種婊婊的感覺。對我來說,請一些反婊子來當婊子或許會更有味道,也就證明了DVF的衣服穿上去沒話說的豔光四射、婊裡合一,例如Adele(但聽說她演唱前規矩很多也是微婊子)、Ellen Page(開發女同志T婆之外的新路線)、Betty White(好為難人家老奶奶)

Diesel Ryu Goda,Hirari Ikeda,James Dazzle,Jillian Mercado,Nik Hampshire,Robert Nelson,Ricki Hall,Kirsten Kilponen,Abdul Kircher,Kesewa Aboah,Gavin Lindemuth,Ming Xi,Charlotte Carey,Val Bird,Wouter Schipperen,Chloe Mackey,Arly Caparros-janto,Consuelo De Santis,Akita Nara,Dorith Mous,Solomiya,Jessica Miller,Paris Roberts by Inez & Vinoodh





另類新世代,我以為是上個世紀末的產物(可能還跨到世紀初吧),像是R&B、猜火車、垃圾搖滾、凱特摩絲跟馬克華博格獨領風騷的凱文克萊,那真是一個反主流的年代。但當年他們不是用裝的,因為90年代是在對80年代反動,抗拒80年代澎湃大氣的風格。但這種態度到了2010年就顯得矯情了。穿出自己的風格、擁有自己的個性,如今有點像老鴇當處女賣,誰騙誰啊?我倒喜歡的是廣告裡的身障人士,如果焦點集中在他們身上就好了,我非常厭惡偽素人真model裝一種特異獨行的風格,頗煩。

Dior Edie Campbell, Elise Crombez, Julia Nobis, Stella Tennant by Willy Vanderperre





Willy Vanderperre跟Raf Simons可以說是一種品質保證,他們每次都有默契地跟希區考克致敬。希區考克偏愛典雅高貴或是亮眼奪目的女性,卻帶有引人犯罪的特質,這也是他大部分電影裡的主題。Raf很用力把Dior過往的典雅找回來,但他仍然沒有丟掉擅長的簡潔與鏗鏘有力,所以在古典中又可以看到些許古怪的摩登跟一點孤高的特質。Stella Tennant就不用說了她完全符合這一設計;Elise Crombez可塑性很強,這也是我喜歡她的地方,但多年來她被低估不少(可能是她虎背熊腰的緣故);比較令我意外的是Julia Nobis,她通常就是一臉平淡的樣子,這如果出現在18世紀社交季第一次出道的女子,可說是恰如其分,但在21世紀就是死魚臉了,在這邊我覺得她有些不一樣,說不上來哪裡不一樣,可能活魚快死了吧(是有比較好嗎?)至於Edie Campbell我無法有評語。


Dior Homme Edward Wilding & Victor Norlander by Karl Lagerfeld


Karl就是有辦法把土味拍出來。我大概猜得到他想拍出荷蘭風格派運動的特色,但效果很像自以為是的當代藝術,強說什麼城市孤寂、人情疏離的二流藝術家。

Tim Schuhmacher by Willy Vanderperre





同樣的衣服,Willy就可以拍出摩登的感覺(當然豪宅這個設定我是覺得有點便宜行事啦)我到現在還是不懂為什麼Dior Homme總是要拍兩個版本來給Karl難看,是否想說明時尚界是濫情又理盲,反正他是大帝那就大帝說了算。但看來這招沒用因為大帝還是每年拍出一些可以在MoBA登板的醜陋攝影。或許他跟Anna Wintour可以考慮開一間時尚老人院順便自己住進去吧~

Dolce & Gabbana Bianca Balti, Tony Ward, Eva Herzigova, Catherine McNeil & Marine Deeleuw by Domenico Dolce





以前,他們的廣告還試圖嘗試營造『自然』的義大利風情,但現在我懷疑他們參考過台灣的偶像劇,各個模特兒的演技都生硬到不行,不管是場景、情境、每一個角色跟動作,都在告訴你他們在演一齣『我們演技很差』的裝腔戲碼,沒有一位模特兒的情緒是協調的。對!請你們再仔細看,他.們.真.的.沒.有.一.人.在.同.一.水.平.上。我們可以說周星馳的演技略顯浮誇,但他跟張曼玉一起在家有喜事的時候,不會覺得不協調,反而還覺得好棒棒巴黎鐵塔翻過來又翻過去了啊(聽不懂的人應該是年紀小吧唉),但這支廣告讓我感覺到一種各忙各的感覺,猶如Dream Girls一起唱歌跳舞但三個人完全不在一條心上的感覺。

Dolce & Gabbana Menswear Tony Ward, Noah Mills, Adam Senn, Evandro Soldati by Domenico Dolce






男裝的廣告有好一點。雖然演技沒有比較好,表情動作依舊浮誇地像在跟最近幾年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致敬似的,但畫面看起來一致多了。雖然我很厭惡模特兒死魚臉,但是戲太多也是不行的。

Donna Karan Adriana Lima & Andres Velencoso Segura by Russell James







很美的廣告,我最喜歡的是第二幅作品在地工匠的組合,同時也反映出這一季充滿民俗與大地的設計質感。只是一年不見,前幾季還是一點都不相干的拍攝背景,怎麼突然之間安安又見面了(不過這在電影圈倒是很常發生,例如明明是諧星卻中間去演個純淨腦海裡的永恆陽光(但這是好片)或是靈異23(這真的是大爛片),但後來還是來個王牌天神把大家的信心找回來)估計之前Adriana跟Russell合作的那季賣很好吧,所以又把他們找回來了。

總得來說,我想如果有更多工匠的場景出現,Andres Velencoso Segura會更適得其所吧,在這廣告裡他大部分時間都不確定自己要做什麼。

DKNY Cara Delevingne, Jourdan Dunn, Eliza Cummings, Dylan Rieder & A$AP Rocky by Mikael Jansson







我對這支廣告有點複雜的情緒,整體來說我喜歡繽紛的氣氛。但說可愛,或許吧?造作,算是。了無新意,應該。我想紐約向來不是只有曼哈頓跟時代廣場而已,在這種地方展現年輕活力,我會想看到更多。






Dylan Rieder大多時候是以滑板形象出現,所以男裝的部分還帶有幾分憂鬱跟典雅甚是不錯。可能人帥也是一點(也是很大的一點)也或許是我極簡主義的癮頭犯了吧?大多時候我也覺得DKNY的男裝廣告比較抓得住紐約城市的質感,獨善其身、快速無情的感覺我尤其喜歡。

DSquared2 Luma Grothe & Marlon Teixeira by Mert & Marcus

女神需要GG來獻祭。


女神說她可以接受用剪刀式(顯示為腿張很開)。


(顯示為精盡人亡)


男祭濕身,女神用樂捐箱遮屁眼。


男祭想逃,女神想吃。
==========
這是分隔線
==========
其實我是喜歡這廣告的,背景跟男模都好棒,但女模我不確定是怎麼了,女神的概念用在這裡似乎不太對勁,有種50年代的豔星蟲洞穿越亞馬遜的感覺,如果整體都維持一種叢林風情,讓Marlon跟另外一名野女孩在野外交合就好了,好一個野百合運動。

Ermenegildo Zegna Wouter Peelen, RJ Rogenski & Will Hans by Karim Sadli




用色塊區隔不同的系列,算是不過不失的策略,至少在台灣是如此。我認真覺得台灣男人的時尚品味在顏色搭配這一塊相當不敏銳,如果日本人追求的是和諧、韓國人追求的是搶眼,那台灣人經常是灰撲撲的一片,灰灰的藕色,灰灰的暗藍色,灰灰的鵝黃色,好像整個城市都香灰似的,我坐捷運坐公車時經常會想大哥你為什麼要選這顏色呢?以及,以前我覺得『不過不失』是個失禮的詞,因為我的女二技翻有次跟我形容他親眼看到某某人男朋友評語是『不過不失』,一聽之下不得鳥你是說人家極其普通一點特色都沒有你都無話可說了嗎?但後來我越發覺得『不過不失』真是一種盛讚,因為有時要我搆上一句『不過不失』都難啊~

2 則留言:

  1. 唉我喜歡Karl拍的Dior Homme
    Dolce & Gabbana的廣告是好像可以說故事般
    Lou Doillon長得好像Freja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關係啊!我的意見不一定是唯一(笑)
      Dior Homme我覺得期待更多吧!我經常覺得Karl的概念都很好,但拍出來都半吊子,是最大的問題。
      至於Dolce & Gabbana,如果第一次看會覺得很有趣,但他已經連續三四年都拍差不多的主題了會很倒胃口,更何況在90年代初期他們家又以標新立異聞名,這種水準讓人很心酸的啊....
      至於Lou Doillon啊,他醜一點啦(小小聲)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