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4


在我小時候,
外公家有一個非常大的貝殼,
我會爬到櫃子上,把貝殼拿下來聽。
如果說是海的聲音就太做作了,
但的確是個奇特音響,
空靈的嗡嗡聲漫天鋪蓋,好像就要被那聲音給吸進去了,
彷彿可以到一個未知的地方。

那貝殼後來摔破了,
外公出海的次數也變少了,我也越來越不常去外公家。

退休那年,
他說要帶我回馬太鞍參加豐年祭。
我拒絕了,嫌麻煩吧!
一個禮拜後,漁船的公安意外帶走了我的外公。

KEELUNG的標誌仍然靜靜俯瞰著港口,
潮悶的海潮拍打著,散發黏黏的氣味。
基隆幾乎沒有變,變得是那個曾經回航後都會幫我去廟口買花生蔴荖的外公,
還有再也聽不到聲音的貝殼。



Emilio Pucci Gisele Bündchen by Mario Sorrenti


請問吉賽兒是複製貼上嗎?


Escada Julia Stegner by Claudia Knoepfel & Stefan Indlekofer




我覺得枕頭套跟沙發套很漂釀(所以不需要注意衣服就是)。

Etro Josephine Le Tutour, Kendra Spears, Kremi Otashliyska, Mark Cox, Ton Heukels & Hugo Woddis by Mario Testino






我想大部分人想像自己上天堂時,畫面大概都是一道光射向你,雖然不確定眼前的東西是什麼,但只能乖乖順著那道光去。噢~至少電影都是這樣演的。所以當有一道光迎面射過來,看到的是宛如恐怖蠟像館的幾個model,露出『好衣服不買嗎?』的表情,我想這整個廣告團隊對於天堂的瞭解應該出了什麼差錯吧。

Fendi Joan Smalls & Nadja Bender by Karl Lagerfeld







我無法用言語表達這廣告有多麼蠢,對,是蠢。當你看海綿寶寶或的時候你都可以期待學到一點東西,最差的狀況是你還會覺得天線寶寶也算是可愛的時候,這廣告卻帶給我們一種全新的level,叫做『你到底想表達什麼?』是的,我真的無法理解這種你準備在海產店點龍蝦卻發現龍蝦在模仿你的概念。奇怪,這是一個時裝品牌叫Fendi而不是海釣族或臨洋港吧?

Giorgio Armani Karlina Caune & Nikolai Danielsen by Mert & Marcus






神秘而鬼魅,其實這不是Giorgio Armani第一次拍這樣的廣告了,更別說攝影師Mert & Marcus本來就很擅長陰森的影像,所以最多只能給上不過不失吧。其實我最想說的是,最近幾季Giorgio Armani的設計都好不上心,但廣告都想辦法拍得很漂亮,我想這才是所有廣告的初衷吧?其他醜廣告到底是怎麼了?(望向Fendi)

Emporio Armani Anais Pouliot, Bastiaan Van Gaalen, Daria Pleggenkuhle, Diana Moldovan, Jarrod Scott by Alasdair McLellan






有些時候Emporio Armani的廣告拍得會比本店好,不外乎這個副牌比較有都市性格(關係猶如Donna Karen與DKNY一般),所以主題很好抓、構圖不需要太抽象,感覺就抓到了。所以這廣告出來時我震懾了一下,腦海裡迴盪著Are you sure好幾回。這就好像我跟我朋友吃完喜酒大家一起玩VOGUE的感覺。姐跟其他朋友從大學玩到現在友人著床了,水準也高於此。

Armani Exchange Esther Heesch, Kayley Chabot, Senait Gidey, Hana Jirickova, Simon Nessman, Joe Collier & Raphael Balzer by Mikael Jansson




看到的瞬間我立刻聯想到CK White Label的構圖加上CK的靈肉感,但他不是CK,他是Armani Exchange,基本上他們的副牌定位都很像,但以往他們都分得很開,你一看就知道什麼是CK,什麼是AX,然而這輪廣告就好像以前也長得完全不一樣的溫嵐與蕭亞軒,怎麼兩張臉突然變成同一張了,好像點愛無畏的時候猛然以為溫嵐在sususu~,唱逆流的淚的時候一驚怎麼是蕭亞軒在哭吧!

Armani Underwear & Eyewear by Luca Dotto by Giampaolo Sgura

宅女小紅說男人不太在意女人內衣的因為都急著脫掉,這句話仔細推敲對也不對,因為的確是不容易注意到細節,但是款式跟顏色總會記得的,而且襯托出來的氣質也不太一樣,穿很久的肉色奶罩跟土耳其藍帶點蕾絲的性感內衣我想帶給視覺上的效應還是不同,儘管五秒鐘之後也是會被脫掉。會想到這個就是男同志也是一群很注重內褲的的族群,現在也有非常多異男也很重視內褲,像我弟就是,但不管怎麼說,男同志約炮的時候雖然也是幾秒鐘就脫掉了畢竟大家都要後面的棒子,但還是想要襯托一下自己跟注意一下別人,這是一種孔雀般的本能吧我想,不然以前住宿舍的時候就不會有這麼多CK的內褲被偷了,我講給很多人聽大家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我住了五年的宿舍,CK內褲失竊率真的很高,但內褲就是XL、L、M跟S除非是水桶腰跟大雞雞我想也沒這麼難fit in啦。講半天這廣告就是內褲還滿好看的(真是廢話連篇)

Givenchy Asia Chow, Erykah Badu, Maria Borges, Riley Montana & Dominik Bauer by Mert & Marcus





Casting這個字我覺得有點難翻,他很廣泛用在影像作品裡,但是中文世界裡必須用幾個不同的字句來解釋。當他是名詞時,可以說是『陣容』,動詞時,你可說是『試鏡』或『找陣容』,當它變成形容詞時更難解釋,例如casting direcor,這工作廣泛出現電影、時裝秀、平面廣告裡,我們總覺得導演、設計師或廠商決定就好,但casting director扮演重要的中間的角色,這個職位總不能翻譯成『人資』或『敲通告』的吧?總之,誰可以告訴我casting director的中文應該怎麼叫?我想CD這種說法會讓我很惱火(諸如HR、IT等裝專業的業界用法我聽了耳朵很癢)

怎麼又廢話連篇?我只是想說這casting很棒,我很喜歡非白人的組合,當然一方面Riccardo Tisci本來就比其他設計師更愛啟用非白人模特兒,在這裡我覺得特有一種孤高的感覺,很有Givenchy想要有的遺世獨立感。畢竟大部分廣告只是把有色人種擺進去而已,但不一定帶得出有色人種的特色,所以我說這個casting很棒。但廣告拍得很普通,完全就是靠model在撐就是了。

Gucci Amanda Wellsh, Elisabeth Erm, Tommaso de Benedictis & Luca Stascheit by Mert & Marcus






這幾年Gucci跟他們的廣告都有種年華老去的感覺,飽滿的華麗卻過氣又無力。這廣告偷懶的程度我大概覺得有點像你什麼都沒準備就去考期末考了吧!換句話說我覺得他半點努力跟野心都沒有,能夠平安度過這一季就好了,放棄的意味實在太濃。很難相信在十年前,這個牌子曾經讓Caemen Kass露G型陰毛的啊!

Hermès Diana Moldovan, Yumi Lambert, Estee Rammant & Sean O'Pry by Hans Silvester





跟Gucci的狀況不同,愛馬仕是個換了設計師卻依舊保留一貫品質的廣告,他們總有辦法把廣告拍得很魔幻寫實。這次廣告就是非常鮮明的例子,叢林是一個夏季廣告大家愛用的主題,但有人就會拍得很假,或者去蘇美島的飯店外拍,但愛馬仕就可以營造得很夢幻,看起來絲巾也好實用來著(對不起老娘都只用紙手帕)

Isabel Marant Daria Werbowy by Karim Sadli



光在捷運上用智慧型手機我就會頭暈了。這廣告也有同樣的效果。

0 икот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