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1


我的論文其實還沒交出去(本圖的手捏藤蔓的憤恨就是目前老娘的心境)

這個情況請讓我娓娓道來,原因是本敝校跟大部分學校不一樣,其他學校是你要口試、修改、然後把論文交給學校後才能算正式畢業,但敝校研究生可以先論文口試,口試結束就算畢業,只要最後把論文交給學校就可以換得一張畢業證書,是一種以物換物的概念相當公平。所以,老娘還沒交。那為什麼老娘還沒交呢?就讓我再娓娓道來,口試委員堵爛我(誒一句話就結束了其實)。

為了不要讓我的粉絲還要聽我叨叨念念學術界的黑暗面,但又不要對我的現況丈二金剛,所以再解釋清楚一點:口試委員很討厭我寫的東西,叫我去死(似乎也沒這麼嚴重啦只是酸溜溜地說你可以去死囉(然後開開心心去多倫多當學人了))。在多方斡旋的情況下,我口試還是結束了,但口委信誓旦旦說我論文若想交給學校沒那麼容易,必須先交給他們看過才行,所以就變成我論文沒交,但還是畢業了。那論文怎麼辦呢?當然指導老師希望我繼續修改,還給我提修改計劃。我雖然口口聲聲說好,但是心裡想的是『網誌先給我寫兩篇先~』牛雜湯才是老娘的根,論文我只是想要起薪比較高啦馬der。

好啦!各位安慰我是不用惹!跟隨我網誌多年的老粉絲就知道我這個人最擅長挾怨報復跟嘴巴消費來著,所以以後有的是機會消費那位自戀的文青嬸婆(說到嬸婆就讓我想到口試那天他提到我為什麼不寫男同志的『阿姨』?這很有趣啊他很想知道箇中由來,現在回想起來是觸動他心弦了吧!不過他都去多倫多雪地逢春了我看消費他的事宜就先告一段落吧~)

跳回來,是不是我太久沒寫廣告文了,覺得今年春夏的廣告水準都好高喔(甜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