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文的重生 壹肆春夏 #3


最近很多偷吃的新聞(應該一直都沒少過吧),我學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被問到『你跟那個誰誰誰是不是再幽會~』可以回答『對啊!該做的都做了(嬌羞態)』如果被抓包去汽車旅館時也要臨危不亂地回『齁~那次做得超趕der(嘟嘴)』話說,應該再也沒有人可以超越『去汽車旅館給仁波切開光』了,可能該逼一掰開就會光芒萬丈射出來吧(沒有一語雙關啦不要想歪)(但我見過覺安老師兩三次溜是個有點帥的中年男子,所以他的話我可以讓他開個光不要緊)(怎麼話題轉那麼多轉)

對我來說,扯謊沒有意義,偷吃對我來說只有不可原諒一途(你們都知道我是怎麼對付前男友的惹,可他也沒偷吃啊我怎麼就無法原諒他咧)當然,每個人的選擇不同、面臨的情境不同,所以謊言可以扮演截然不同的角色,我就聽過被劈腿的一方說『他連對我說謊的功夫都不願意做了』,希望還能在對方的心中找到一絲絲分量,這種人我會把他當作基隆中元節的水燈,就安心鄉愿地去吧~

那這跟本次廣告文有什麼關係呢?我想就是背叛我的人還是趕快逃吧(跟首圖相呼應有沒有),所以小王子你有朝一日背叛了我,最好是換名換工作換住的地方,能換的都換了吧~我就是讓你身敗名裂沒有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