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12廣告文之六 2012年掰掰~


時尚點的鄉民紛紛表示,這支廣告之所以討人喜歡是因為幾乎看不到Arizona Muse的臉(哈哈哈),什麼時候鄉民已經組織出這麼廣大的Anti-Muse的社群啊真是壞透惹(但我Anti別人也是不遺餘力,所以也不用假好心了拉拉拉♬♪~)

其實我對她沒有太多感覺(除了想知道她是不是女同志又借精生子外),事實上我連她猶如踩在公園健康步道的疼痛台步都沒有太多的厭惡感,畢竟台步很糟的女模跟喜歡把『幹』當結尾語的異男大概一樣多吧我已經麻痺了(這也是我不懂選秀節目很愛強調台步這件事,走得漂釀是加分,但走得醜走到跌股其實也沒什麼差啊~)

我唯一不喜歡的是她的笑,不曉得為什麼就覺得她的笑像是擠出來的,但是大家又很愛讓她在平面作品裡笑很開,讓我不禁揣想全世界是不是只剩下我覺得她笑容很怪,既然這樣的話乾脆就讓她去維多利亞的秘密上面假笑得痛快,你知道連石頭都可以在秀上裝俏皮了,Muse賣笑沒什麼不可以。

說到維多利亞內衣內衣秀,我跟廢柴有相當不同的立場,倒不是說我不覺得這些高端時尚的女孩被花花公子般低俗的梳化辣手催花感到痛心,可是沒有這些高端女孩帶給我的驚喜(每年猜測誰會走)與驚駭(每次看到舞台的裝扮而倒彈),沒了這些就真的不會特別想看秀了,不然我對那些酥胸、翹臀還有鴛鴦亂點譜的無腦肉彈沒有興趣,看音樂演出我也會選擇VMA或葛萊美,不僅更好看,也可以選擇不看嗶撥啊(拳頭緊握)

FW12廣告文之五 復歸♥


我覺得這個2Jours包被拿得很像餿水桶,不管是它跟Joan Smalls微妙的距離感,還是Joan Smalls的高傲搭肩透露著『不是叫你昨天就該把這髒東西給丟了嗎?』著實給我一種人包不相謀的感覺。

說到這個,技翻說她有一天看到一個女子背著一款相當時髦的LV,但越看越奇怪這什麼時候有的新包款沒印象啊!結果那女子一轉到正面洩露包包的廬山真面目,怪怪嚨叮咚,居然是個巴黎世家的機車包造型搭配LV的皮,驚呼這麼客製化連SUBWAY的潛艇堡都望塵莫及。說到這個,現在盜版真是越來越有創意了,前幾個禮拜我還看到有智慧型手機開機時可以自選今天要變Android、Windows Phone還是iOS,每天都有不同的介面真是好自在好奔放,人生追求多變化。所以我真心希望那些APP的網友除了『Hi』還有『在幹嘛』之外可以有一點新的問法,例如『你莫非是接吻狂?』這種看了我的檔案可以輕鬆提問的問題到現在沒人問過啊!

講了一連串廢話,我只想表達今年廣告文到現在實在好沒有爆點,這一輪的廣告文更是如此,明明是復歸的一篇但是我寫得很不帶勁,然後從上午就一直看周星馳的電影看到晚餐時間,然後我盯著網誌培養出濃濃的睡意就上床了,睡醒我看了奧利佛的聖誕大餐,看完又接著看糸子的洋裝店(還跟我媽一起看),然後又回到房間跟朋友聊天,聊著聊著現在是半夜1點38分,才覺得前言應該可以完結了,並想著明天想吃蛋餅。

接下來文章的精彩度就不要太苛刻了好吧!預防針先打下去文章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