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時光匆匆流去


哇!維克牌牛雜湯兩年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很多網誌的歷史都比我久。不過看著自己的網誌從一個禮拜10來個人,到後來一天10來個人、20來個人一路到現在平均80個,甚至有一天700多人的紀錄,真的超感動,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一樣。當我覺得「版權所有,翻錄必究」是寫辛酸的時候,已經有人來盜我的文章了,看來我真的紅了耶(雖然還沒像宅女小紅一樣紅~自我感覺實在太良好惹)

對了,可以讓我話當年一下嗎?
其實我很想澄清一件事,那就是我做網誌不只兩年,雖然這裡的第一篇文章是2007年8月沒錯,不過牛雜湯是有前身的,叫做「夾竹桃花園」,或許真的只有十來個人知道這兒的過去。那時候可是從我抱怨我室友開始的呢!說道過往歲月,也讓我來感性一下。

雖然經營牛雜湯有兩年的時間,但最讓我深刻的反而是08年剛開始的時候,因為那段剛好是我大學生涯最棒的時光,不僅跟好朋友住同一間寢室氣氛歡愉,課業又應付地很好,打工更是穩定,一有時間就狂K肥皂劇【Hollyoaks】,寫下一篇篇動人的網誌,真是太美好了。另外,當年我才大三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附上牛雜湯開山祖文,Brian Paddick的經選美圖(?)。我發現兩年前的文章某些照片已經不見了,所以補上他的圖片跟近況。

其來有自


如果你剛剛進到打開時尚這道門,不管是在追設計、成為一個名模迷,瀏覽相關網誌、流連在批踢踢名模版,你或許會發現大家對台灣VOGUE有點不屑

事實上,我講不屑還算客氣的。

台灣VOGUE實在是被講得超難聽,之前還曾在批踢踢吵起來。更別說時尚總匯時尚點了,每次有勇者貼出台灣VOGUE的封面,大部分的評語不外乎:這種東西也敢稱自己叫VOGUE!我想,台灣VOGUE的工作同仁看到這裡已經淚流滿面了吧!

雖然從出版界的朋友那,我瞭解在VOGUE工作的難處。加上台灣本身的時尚工業、環境與態度,經營時尚雜誌真的很辛苦,所以把恨一股腦都賴在台灣VOGUE上,實在有些不公平。不過為了讓大家瞭解平常我們在罵「比土耳其VOGUE還不如」時所表達的憤怒,我想我還是得指出台灣不如人的地方。

接下來,就請大家好好記住明星們在台灣VOGUE肢體僵硬地在各大豪宅建案樣品屋取景的封面,再來比較其他國家的VOGUE。

Skarsgård家族好基因

他們是父子。

好像破題破得太快了。

左邊是大哥Alexander Skarsgård,【噬血真愛True Blood】的花美的吸血鬼探長。

中間是爸爸Stellan Skarsgård,演出超多配角,在英語/國際市場的成名作應該是【破浪而出Breaking the Waves】,丹麥大導拉馮斯提爾良心三部曲之一,飾演有點不羈、中途癱瘓而後奇蹟復原的挪威油礦工人。

右邊是二哥Gustaf Skarsgård,比較有知名度的作品應該是【邪惡Ondskan】,玩弄學長學弟制的一張嘴公子。


上個禮拜我跟朋友去看【派翠克一歲半】
我才想到,雖然之前聊過Alexander跟Stellan,
不過其實還漏了另一個也在演電影的Gustaf

以我把網誌當論文寫的鬥志(好自吹自擂啊~)
照理來說應該不會漏掉Gustaf Skarsgård才對。
我是沒有漏掉,當初發現的時候也很訝異,
不過鑑於Gustaf幾乎都留在瑞典拍電影,
而他上一部在台灣上過的片子又是很久以前的【邪惡】了(本片是我大一的時候看的,如今老娘已經在念碩士惹),所以想想就把他先放一邊。

如今他終於有【派翠克一歲半】可以讓我碎嘴,
我就乾脆把他們家的兄弟姊妹一次講個明白。

SS10ADS 詞窮評鑑之五


吼!(←自以為契合標圖)這真的是2010年春夏時裝廣告的最後一篇文了。

今年的上半年發生好多事,拖累的今年廣告文的進度(好啦!其實也跟自己懶惰有關)。不過還好,我終於在2011年的春夏時裝週前把文章寫完了,不然大家都在討論2011年的春裝了,我還在討論過季的東西感覺好呆。

因為是最後一集了,讓我說一下感言吧XD

今年的廣告有點無趣(嘆)。
我原本覺得是自己對這份工作懈怠,所以沒有好好寫文了。不過連我朋友都說,今年的廣告真的好悶~不僅不好不壞,也沒有慘絕人寰的。我一聽實在感動地眼淚流個不停,因為這一季的廣告真的好難寫啊!我的媽!

總而言之,我這次戰線拉太長了,都還沒休息到,又要動手整理FW10-11的秋冬廣告,真有種馬不停蹄的感覺。目前計畫文章將跟紐約時裝週一起登場,而且這次想要淘汰一些成衣品牌(或是獨立成一個專區),這些牌子寫起來實在很不帶勁;原本預計這一季就要整理的香水廣告,也要延到下一次來做了;另外,下一次想要專業化一點,按照品牌Title字母序發表,這樣比較有索引的感覺吧?

標圖是Aldo,是Stammy本季少數的作品。我在東區看到Aldo店裡龐然的Stammy海報時,很想走進去逛,不過那天我以週末去巷口7-11隨便解決午餐的扮相出現,擔心自己可能會格格不入,所以我還是默默離開惹。(對於形象我還是很在意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