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úmero dois 繪春繡夏貳零壹伍時裝廣告


看到花神咖啡館就讓我想起,距離我上次拜訪巴黎居然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時間真的匆匆流逝我也變了很多,當年戴著厚重的文青眼鏡並基本上是個處男的我(當年還只吃過又老又胖的兩個老男人而且覺得那檔事很痛),如今已經是 「你說吹喇叭?老娘大老遠到你家並不接受半套的行程喔」的微婊子(這樣一點也不微吧)。

在巴黎雖然過得很窮酸,不起眼的三明治又要200塊台幣只吃過一次,大部分都吃事先準備好的吐司跟煙燻火腿(當年匯率是1:46難怪當年我幾乎都在吃土)(以及我一直想到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這句話),但巴黎還是留給我很多美好的回憶。我特別記得坐著地鐵六號線穿越塞納河時,艾菲爾鐵塔透著陽光,散發出香檳般的色澤(或者比較潮的講法為土豪金)。

當年我也在花神咖啡館前面照相過,然而只能吃土的我並沒有進去消費,完全就是到此一遊的心態。即便現在有機會也不一定想進去啦~因為他們家的咖啡很貴,旁邊還開了一間小小的路易威登,一種買完精品還可以喝咖啡鬆一下酸痛的手臂,完全就是土豪文青才有的行程(但有土豪文青這種類型嗎好打架的概念)

因此,在花神或對面的雙叟都是觀光客的情況下,我不太理解卡爾打算幹什麼,他這一季採用社會運動為靈感來設計,已經有點匪夷所思,當然他若想借用花神咖啡館曾經在精神領域跟對世界文青界不可抹滅的影響力,我能裡解他的用心,但這是在一個很諷刺的場景下,背後充滿觀光客鄉民拿著手機狂拍,然後一臉鎮定的吉賽兒,穿著違反常理的公民大衣跟鑲有山茶花的捐獻袋,憂鬱地回眸(吉賽兒班門弄斧來著,姐可是回眸天后)。我熱衷社運的朋友可能會說這是資本主義的邪惡與荒謬吧~(為了表達自己很高尚所以聽到這種話的同時只好偶爾應個資本主義也走到盡頭的鬼話)(跟喜歡套文化研究的部落客不一樣我我一向很敷衍)

Número um 繪春繡夏貳零壹伍時裝廣告


關於宮鬥劇,姐的印象還停留在後宮甄嬛傳,近期也很紅的武媚娘姐也很落伍沒看。聽說武媚娘最辣的部分就是奶(不像甄嬛傳口蜜腹劍跟發狠的嘴臉都好辣喔,大概跟吃完麻辣鍋的菊花那般熱辣吧,我看完滴血認親那集全身都濕了怎麼會有這麼嗨的戲)(而且還拆成兩集好賤),但中國電檢似乎很看不慣大家從小也吃過的奶在電視前面晃個沒完,而且編劇把武媚娘塑造成癡癡愛著唐高宗的溫蒂跟傳統對武則天的形象不太搭,我想看的是她每天調戲男寵,後宮跟Dolce&Gabbana或Dsquared2的秀台這麼精彩的肉林,才不想看他跟唐高宗愛得死去活來我沒有那個溫蒂時間啦!沒有奶,那這齣戲的辣點就這被摧毀了那看個屁(結論是我比較扭曲)

誒~以上我只是想講標題「繪春繡夏」此梗頗老而已,為什麼廢話這麼多呢(掌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