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醒不來的中國夢 隨馬可波羅西遊(還迷路)的Dolce & Gabbana


曾經,Dolce & Gabbana是我堅貞的信仰。他如同一隻最熟悉的按摩棒,每當清淡的紐約時裝周、變速多但馬力不足的倫敦時裝周結束後,DG的秀總給我持續而穩定的震動波,直搗我密穴深處最需要被呵護的時尚G點,尤其是男裝,總給我欲仙欲死的澎湃痙攣。

然而,Dolce & Gabbana終究是老朽了,他變得不那麼善解人意,變得不願意嘗試了,曾經讓人濕透的波幅,竟也叫人麻木起來,亞馬遜叢林也退化成撒哈拉沙漠。只有男裝,偶爾還像一場突襲的大雨,叫荒漠中的仙人掌開花,大部份時候,我只能在Dsquared2這片綠洲裡取暖。

Dolce & Gabbana何以變成這樣?2008-2009年,他們家逐漸從千禧年的高峰滑下來,繁複的設計與花俏的秀台成為累贅。2010年春夏他們決定返樸歸真,乾淨明亮的秀、南義風格的小洋裝,不再那麼張牙舞爪的DG,讓人為之精神一陣。或許受到多年的業績下滑,時尚專業人士的多年冷眼,廣受好評的2010年,似乎給他們一劑強心針,只是這針打下去,Dolce & Gabbana竟然宣告腦死。年復一年的西西里風,馬甲、蕾絲、盔甲剪裁、寶石綴飾、聖母瑪莉亞圖像、南義小鎮的純樸風光,就像一場永遠不會醒的南義夢。

十三世紀,馬可波羅從義大利出發,最終抵達遠東。中原的人口百百萬萬,維持龐大的帝國組織,超乎了中世紀末期歐洲人可以想見的恢弘與華麗。歐洲人無可避免地陷入東方風情裡,馬可波羅的隻字片語進入了這些歐洲人的心裡,他們複製著模糊的中國風,為了往後的大航海時代指出一條航道

顯然, Dolce & Gabbana春夏2016的男裝,想要追思當年歐洲的愚民吧!目不暇給的系列,就像西西里的男孩兒,準備前往威尼斯闖出一番與東方貿易的名堂。



前面風花雪月了那麼多,時尚總監你旁邊如果有安眠藥或嗤嗤蠅的話,我想你就昏睡一會兒吧(因為接下來完全沒好話溜)

Michael Kors說過,精彩的時裝秀主題要有子主題,但在豐富的層次中又要相互連貫,這樣的秀才好看。DG在這上面倒至始自終都沒有問題,雖然這幾年他們的創意度基本上跟男性歷年的勃起程度一樣呈現角度不斷下滑的跡象,不過他們每次高達70~80件的RTW,基本上還是有很完整的主題跟連動性,可以說硬度不足但技巧滿分這樣(比喻根本不對吧)

總之,基於Michael阿姨的諄諄教誨,我的分類是以主題為主,不是以剪裁或款式分類,所以有好幾件其實款式相同但配色不同的單點被我拆開來,這樣比較容易說嘴(笑)

孔雀紅棗糕系列


這個系列其實中規中矩(就整個系列來說啦),接下來我們會看到很多類似的設計,所以就不把精力放在這個系列上。孔雀圖騰會讓我想到黑社會的刺青(這是讚美的意思,因為看起來就是那孔雀最好看)

朕的衣擺系列



這個系列簡單說就是很多幾何跟線條圖形,約莫在龍袍的邊邊角角如衣領、衣擺、腰帶之類的會看的圖形,如果少了花啊草的圖案,不講我應該會以為Armani吧!


其實這件t-shirt我覺得滿可愛的,只是想到很多台北街頭的Bryan Boy(臉醜的程度也一樣看齊)穿著這樣的盔甲裝並且不可一世的嘴臉(順便再給我襪子加涼鞋)我就直打冷筍。


特別提出這兩件,到不是衣服有多醜,反而是褲子很駭人。短褲的部分是一個高腰拙政園,不知道是否在表達江南春色在我胯下的概念;至於牛仔褲定眼一看更是驚人,居然是鑲金框的聖母瑪莉亞像,就算是神父的休日也不至於穿成這樣吧!還是說義大利的義客就愛這一味?(台客這個概念好難套用到歪國但你們應該知道我在講什麼)

廟堂系列


這是整場秀下來量最多的一個系列,參考當年耶穌會教士跟廣州外銷藝品的歐風中國畫。DG可能一直都沒丟掉的本質,就是他們對花俏顏色的執著,患了沒顏色就會不安心的症頭,就好像麥可貝的電影沒有大規模爆破,或周格泰的MV沒有不知所云的開頭一般,全身犯癢吧。將這些繁複的古典畫全部拼成一件衣服,眼睛需要申請國賠。


從這邊可以發現,基本上DG本季的款式不多,大概就是盔甲tshirt(在之前的RTW都有)、束口運動衫、略帶東方風情的吊衫領,只是換個圖案刷而已。

長袍馬褂系列

這個系列只有借用別人的文字,才能表達我內心的感受。

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臺,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

手上或許拿著幾顆橘子就會更像了。

李時珍系列


這是整場秀下來我最入眼的系列,很有本草綱目的插圖感。米色的底襯著花草清新,深色的底又多了沈穩。這個系列以一般男性的品味來說或許還是太囂張了一點,但也不過於做作,不致於產生狗眼看人低的Bryan Boy的臭gay感(他完全變成我的反指標了)

藍色憂鬱系列




這個系列僅次鳥語花香,也是我比較喜歡的系列,可能我本來就喜歡藍色吧!這個系列的剪裁跟上面看到的都大同小異,倒是配合藍色的基調,所以終於出現了DG早年很擅長的牛仔褲設計。自從被西西里的男人洗之後,在我印象裡已經很有沒有很上眼的牛仔褲出現在他們家的秀裡了。幾件牛仔褲的破口與補丁,處理得倒是細膩。我比較不喜歡的是他們最近幾年真的很愛用睡衣的質感做西裝,真的不好看啊幹嘛一直做?


雖配上鳥語花香的大衣稍嫌臭婊子了一點,但是在街頭看到這種臭婊子也是內心會多一絲絲敬意的。

鳥語花香系列



這個系列很有郎世寧的繪畫風格清新可人,但剛好搭配的幾種剪裁,看起來軟趴趴的,白色的綢緞又顯得太油裡油氣了些,反而不比李時珍系列較得我心了。

麻布袋系列

在街上看到這種衣服,我會希望整個麻布袋把他們包起來,是一種麻布裹屍的概念(正確的成語是馬革裹屍吧)(誒跟我的評論也沒什麼關係)。麻布袋事實上也出現好幾季了,不曉得為什麼這一季還拿出來,上一季的布料還沒用完嗎?我理解DG想塑造質樸的鄉村風情,但是他的細節處又很細膩,兩者加在一起並不搭嘎,反而有種我們爸媽(特別是戰後嬰兒潮那一輩的)津津有味地談起小時候如何接受美援的麻布袋改縫衣服的時代風景。

送報小弟系列

這個系列有試圖揣摩藍領男性的粗獷感,只是看上去不上不下的,沒有勞動男子的帥氣感,也沒有菁英男性的時尚感,更正確地說這身皮革外套實在太過氣了,想到穿著這身外套的不服老中年人以為自己很潮卻被瞧不起,或是曾經享受過萬種注目的騷包同志如今也成阿姨了,不禁讓人鼻酸,完全就是穿上這皮革外套的結果吧(這外套怎麼有這麼沈重的道德包袱啦)

竹林七賢系列

如果做成整套西裝,眼睛比較難聚焦,不過只有上衣的話,我覺得是最接近中國風的寫意感的,不過就像Met Gala一般,這整場秀的風格,都不在追求真正的中國精神,而是不斷復刻歐洲人想像中的中國風,所以看起來就特別眼花撩亂沒個風骨。

西裝

雖然DG忍辱但沒有負重了這麼多年,在各大紅大毯上,他們家西裝的能見度依舊是很高的,甚至比幾個我們熟知的牌子都更常見得到出現在男星身上,例如Dsquared2、Michael Kors、Balmain等。

大概從2000年後,西裝的款式已經很久沒有大變了,Hedi Slimane當年帶著Dior打造的超貼身西裝的風潮,以及DG也在低腰與拉長西裝比例上努力了多年,徹底結束了講究大氣感的Power Suit時代,走向更自我的貼身風潮。這個時代仍然沒有完全走完,雖然跟妮可基嫚的臉一樣緊的裝束也過氣了,看Hedi在聖羅蘭的風評就知道,屬於他的風格是徹底讓人厭棄了,但是西裝整體上還是喜歡偏貼身的剪裁,這點也讓DG多年上的經營,沒有被男星完全丟掉,在基本款上,幾位樂於展現線條的男星仍然選擇DG的西裝。


另一方面DG的西裝也很有娛樂的效果,他可以在西裝外套上給予男星更前衛的選擇。雖然DG經常被稱為gay牌,但實際穿在異男身上反而不那麼張牙舞爪。


倒是一些70年代的設計我看了很不舒服。服裝史上我覺得70年代算是一個男性服裝史上的一大災難,這個時代的男性好像都不知道羞恥這兩個字怎麼寫的都穿得極其大鳴大放(但我就很喜歡70年代的女裝),可能也是我對70年代男性的某種偏見吧~



最後,沒有什麼要批評的,看Dolce & Gabbana的男裝秀,就一定不能缺這一味兒。少了這一味我就說DG真的亡了(修圖時我可把他們的身體都放大了啊啊啊)

中國民間故事說完了,我覺得還是要給DG一點鼓勵的。他們可以走出南義風很好,但是在剪裁與款式上,要走出來或許還有一段路要走,看起來這季的衣服只是把圖案改成中國風而已,換湯不換藥。當年叛逆的因子,或許還沒埋葬,只是收到櫃子裡而已。

乖,把他們找出來吧!

0 икот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