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小狐狸


Bertrand Delanoë
Born 1950, May 30
突尼斯,當時還是法屬的突尼西亞
現任巴黎市長,2008市長選舉之後會一路做到2014年


經歷:
法國社會黨→阿韋隆省黨部秘書→巴黎市議員→巴黎市黨部主席→法國參議員,外交與國防委員會
→做了很久的巴黎市長
最近在法國社會黨黨魁選舉中落敗,似乎離總統之路又更遠了
嗚!!我原本還蠻期待有一個同志來選法國總統的耶!

內文於2009/2/7 Updated



Bertrand Delanoë的爸爸有突尼西亞血統,媽媽是純法國人,在突尼西亞獨立後,他們舉家回到法國。他自23歲起就投入政治活動,所以算是大學一畢業就進入「政治業」了。

Bertrand Delanoë在選巴黎市長前,是一個沒沒無名的人。他出身的阿韋龍省,在法國屬於庇里牛斯山大區,算是相當鄉下的地方,所以他在巴黎政界,以致於全法國,知名度一直都不高。因此,不同於之前介紹的Brian警官,有關於他當市長前的故事非常少,怎麼google都找不到相關的資料。我猜法文的資料可能會多一點,可惜我不懂法語,所以不能挖掘他以前的秘辛。
唉!我很想知道他以前的情史,而現在他連一個男朋友都沒有,好不八卦!

好吧!那就回到它的政治生涯。

Delanoë所屬的政黨是法國社會黨,很明顯的,是一個左派的政黨。
當然,我是可以跟大家好好聊聊左、右派要怎麼分,不過這實在太複雜了,甚至可以在大學開設一門「政治學:左派與右派」。所以,單純就歐洲的發展而言,一個左派的政府,比較注重國民的集體意識與公平正義;右派相對來說,政策比較躁進,也比較有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感覺。在Delanoë當選市長前,巴黎市府已經被右派政黨掌控很久了,但是當時右派政府把巴黎市政跟官僚系統搞的烏煙瘴氣,讓市民覺得很不滿,因此,給予左派的Delanoë相當大的勝算;加上當時整個歐洲的情勢,也就是2000年左右,政治的鐘擺開始往左派擺盪,歐洲人重新重視社會福利與環保等比較「左派」的議題,於是就在政治氣氛與綠黨的支持下,把Delanoë送上巴黎市長的寶座。


這個政治背景,可以很明顯地從他的施政的方針裡看出來,例如居住的問題。
就跟所有大城市一樣,想在巴黎市內置產並不是每個人都負擔的起,過高的地價會造成排擠效應,不僅會阻礙市區的發展,也可能讓市民結構與地理分佈M型化。為了避免這樣的狀況產生,Delanoë盡可能地讓一般老百姓可以負擔市區的房子,除了提供空房外,也利用低房價來吸引人回到市區。這個就很明顯地充滿社會主義的味道。

交通與環保,也是Delanoë比較突出的政績。除了跟其他大城市一樣,有限制車子進出城區的政策外,他最有名的是免費腳踏車計畫Vélib。這個計畫,簡單來說,是設計好幾個免費腳踏車站,然後市民可以免費租借,騎到另一個定點腳踏車站歸還。這個計畫非常成功,即使它還有很多技術面的問題必須解決,但仍然受到歡迎。像台北,也一度想學起來,不過似乎被輿論大大反對。不過,不是只有台北想學而已,有很多城市都想學這一招。

同時,Delanoë是一個相當重視都市生活品質的市長。他最有名的計畫就是塞納河畔的人工沙灘,這讓巴黎市民在夏天的時候,可以就近到塞納河畔享受日光浴。這個人工沙灘計畫也非常受到歡迎,而且被國際媒體廣為報導,又造成很多城市群起效尤,例如台北之不會變通只愛學人精的市府團隊,一度也有規劃人工沙灘的念頭。

因為後兩項計畫真的非常有名,不僅提高了巴黎的能見度(雖然本來就高到不行),也讓Delanoë在國際的「市長界」相當具有知名度,他最近才拿到世界最佳市長獎喔!

當然,這篇文章的重點完全不是在他的政績上(笑)!

他是個出櫃的同志,也是法國政壇最重要的出櫃政治人物。畢竟法國出櫃的政治人,五根手指頭算得出來,因此顯的他很重要。他出櫃的時間點,事實上比他市長選舉的時間點還早,他第一次角逐市長選舉的時候,是2001年,但他在1998年的電視專訪中就出櫃了。不過,他在當市長前的知名度不高,所以大家可能也不是很關心他的性向。當年他說他選擇出櫃,是希望消弭歧視的狀況。

妙的是,他也是我一系列要介紹的同志政客裡,與同志事物比較疏遠的一個。他不常參與同志活動,跟法國的LGBT團體也沒有什麼互動。他跟同樣身為同志的柏林市長,進行歐洲城市高峰會時,兩人也完全沒有提過同志議題,但在那個當下,柏林正在舉辦歐洲最大的同志遊行。同樣地,他到世界同志首都舊金山進行姊妹市參訪時,也完全沒提到同志議題。除了一次他因為交通局曾經反對一個男男親吻的廣告刊登在火車、公車上時,表達過抗議外。總而言之他在同志議題方面,採取比較消極的態度。
當然啦!他多少還是有參與同志活動的,不至於完全沒有。
他在2008參加了巴黎的同志大遊行(暨胸毛示意圖)



不曉得是不是跟他被刺殺有關,因為就在他就任市長隔一年,就被一個討厭同性戀的神經病刺殺了,雖然Delanoë沒死,不過也間接影響他在這方面的發言吧!?雖然身為出櫃的同志,Delanoë還是得保護自己,因為性向這東西,真的很容易被拿來大做文章。加上他平常又沒有什麼八卦,也沒有男朋友,更沒有豐富情史,也不難想見他對同志議題就沒有太深刻的表現。

就算是這樣保護自己,避免造成同志爭議,但性向還是被拿來大作文章了,甚至演變成人身攻擊。因為今年舉行了法國社會黨黨魁選舉,他是非常重要的參選人。基本上,他是法國社會黨最受歡迎的兩個政治人物之一,另一個就是與薩柯奇在二輪總統選舉定生死的Segolene Royal。我猜法國的政治生態,若想參加總統選舉,可能要先拿下自己黨的黨魁,因此,兩個人是爭得蠻激烈的。但後來這兩個人都輸給了一個來自北方城市的Martine Aubry。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完全找不到資料,但可能不是一場很漂亮的選舉。Delanoë事後有飆說「這個黨病了」,因為在他競選期間,有非常多尖酸刻薄的黑函,攻擊他性向。
總而言之,沒有當上黨魁,想要爭取總統候選當然就有難度了。
(上圖右邊的那位女士,就是Martine Aubry。)

最後才是我的重點哈哈哈

不包括那些已經過世的偉人,他是同志政客系列裡,年紀最大的一個,但同時間,我也覺得他最耐看。不過,這可能跟我天生長輩緣還有喜歡老男人的癖好有關XD。

他最吸引我的是一種自然流露出來的優雅世故,不會有矯情的感覺,反而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會覺得這個人很有涵養。這一點我覺得在他日常打扮上,特別看得出來。雖然是西裝,但是他會選擇不紮領帶,隨意解開襯衫上面的扣子,搭配比較休閒的西裝外套,整體看起來就很優質。台灣政客在這方面,會選擇相當顯胖的POLO衫。Delanoë貼身的線條感,可是大部分的政客做不到的呢!

我還特別佩服他沒有一股很粉味的老同志感。我這樣說當然有嫌棄自己同胞的感覺,不過Delanoë這種自然的氣度,是很多同志都作不到的,不少同志在打扮與生活態度上,比較有show off或亟欲justify的傾向。每當我想到白先勇先生的時候,我都會激勵自己以後老了不要變成他那樣(對不起,白老,我真的很喜歡你的玉卿嫂);最好也不要變成像Roger鄭那樣(這個人我就不與置評);更不要變成全身堆砌名牌的油膩老人(我沒有指名道姓喔!)。總而言之,我希望我可以很自然、很有尊嚴地老去,就像Delanoë一樣。


我還特別喜歡他的小動作。每當他在聽演講、或是在思考事情的時候,總會用手托著下巴,感覺好可愛。另外,他還擁有法國人獨特的歇斯底里:像機關槍一樣地講話、激動的像猴子一樣比手劃腳。同時,他又不失政客的語氣,該有的陰陽頓錯、震懾觀眾的威嚴,一點也不少。所以他的演講,其實相當具有渲染力的。

這篇文章是老網誌時代的文重發,原本只是想單純複製貼上,不過我發現以前寫文相當幼稚,資料還查的很不齊全,整篇文章看下來有誤導大眾的嫌疑,所以這篇文80%都重寫過了。
所以我的重點是要幫狐狸市長澄清,人家還是有參與同志事務的喔!這是我找到的影片:


因為聽不懂法語,應該是他幫一場同志婚禮證婚吧!

2009/2/7 update
去年社會黨第一秘書的選舉,根據版友卡米指出,Delanoë沒選上其實還是預料中的事,主要是因為比起其他候選人,他的格局與顯然不太夠。至於他的前男友,是有傳聞,但都名不見經傳。另外,年初時,右派也有一位議員Roger Karoutchi
出櫃,引發不小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