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子的愛與嫉妒與癡狂


這已經是去年金馬影展的片了,超過半年才來寫,約莫是想挑戰從我從構想到PO文的拖稿時間差吧(即便如此還是比不過G片文拖稿一年的光陰啊啊~)

不過說也奇怪,這部片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深刻到我不用重新再看就可以侃侃而談,可見這部片在我所剩無幾的記憶資料庫有個相當寬敞的位置畢竟我連好姊妹搞曖昧的興奮細節都忘記了,還是傍晚講半夜就忘了,所以我必須說這真是一部頗有深度也值得回味的佳片。

值得一提的部分是【Skoonheid】是南非荷蘭語(Afrikaans)片,事實上,我覺得正是Afrikaans的背景,給了這部片製造了一股特殊的氛圍。據說它史上第二部對外參展的Afrikaans片,也是坎城影展首次有Afrikaans的電影參展。

★忍不住要來一泡的人類學下午茶時光★

在台灣,我們認知的南非,通常是個有黑人白人、曾有種族隔離、偉大的領袖曼德拉、生產鑽石還有陳進興曾挾持過南非大使(這條跟南非本身好像沒什麼關係),然而Afrikaner跟他們的語言Afrikaans,在南非卻有十足的影響力。開普敦最早是由這群Afrikaner建立的,從這兒他們散佈到西部廣闊的平原上,就連東部許多大城市,也是在Afrikaner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不管是普勒托利亞或約翰尼斯堡,都是當年布爾戰爭與英國人廝殺後的Afrikaner向東遷徙而誕生的。

也因此,Afrikaner有相當深刻的民族認同與強大的政治實力,早期主導南非的白人政治,也以Afrikaner為主。直到現在,南非的白人人口Afrikaner仍佔了六成(最出名的應該是莎莉賽隆,她經常公開講Afrikaans),他們以鄉村包圍城市態勢,圍繞在當年他們建立起而如今以英國後裔與黑人為主的大都市旁。

從這裡,大概就可以瞭解這部電影的語境跟社會氛圍了,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Skoonheid】翻過來是Beauty。對岸同志論壇的民營版本直接採叫【美麗】,不過我覺得金馬影展翻作【美‧男子】更有種破題的感覺,因為一切麻煩的來源就是那美男子。


男主角François人屆中年、有妻有女,是認真工作又有威嚴的丈夫和父親,但是在他平淡的生活中,卻有股難以壓抑的慾望。

在大女兒的婚禮上遇到多年不見的好友後,François的目光竟被好友兒子Christian全部佔據

Christian充滿青春和力量,正值人生的黃金時期,而François則慢慢開始陷入他的魅力之中,魂牽夢縈的他開始變態跟踪Christian。
過份的妄想終使François發瘋,心理的猛獸一發不可收拾地吞噬了所有。

其實劇情在前面差不多透光了,總的來講,這是一個跟自己慾望困鬥的故事,也是人性的探索。因此,電影大部分時間都是安靜的,François的鏡頭更是平淡,卻也累積了更多能量,無以名狀的慾望張力越到後面就越緊繃、越懸疑,直到一池春水終於化做大浪沖刷上岸,情節的轉變與震撼也是我到現在都還印象深刻的原因。


可以說【Skoonheid】更像懸疑片、一部人性的懸疑片。其實,導演一開始就安排Christian活潑的身影在一片無聲的環境裡被監視,直到Christian猛然回頭的穿透性眼神,我們才知道François一直看著他。從這場詭譎的婚禮起,就給這部電影定了調

如此的詭譎,在François參加已婚男子的性愛派對時更是表露無遺。那是看似尋常的一天,François平穩而規律,我們幾乎無法感受到他有什麼情緒波動。然而,古怪的味道不時瀰漫著,尤其當François的車奔馳在南非廣闊的大地上,兩旁點綴著辛勤的勞動者,車子裡卻是完全無聲的François時,這樣的風景就好像希區考克喜愛的壯麗加州海岸,給人壓得喘不過氣。(我後來補充導演資料時,意外發現導演Oliver Hermanus也說他有揣摩了希區考克的風格,看來希區考克對當代電影的影響力真的很大啊!)


性愛派對所在的僻靜的小屋,也是玩味的。在一個如此空曠的地方卻有一個健全的房舍,好像把慾望層層包裹,再把它孤立在社會的一個角落。於是,這場性愛派對的道德與慾望的拉扯,形成了一個相當可笑與荒謬的歪斜(也經常是我面對反同志的偽善者的想法)。當他們其中一位朋友帶黑人進來,而破壞了派對的規矩,呈現的不僅是種族歧視,而是他們的恐懼被陌生人闖入了。所以趕跑了黑人,在場所有男人都對「No gays and no coloureds allowed」點頭稱是,因為他們絕對不是『不規矩』的人,然而下一秒卻是G片、呻吟、精液的淫亂畫面。他們自認只是在規矩的漏洞鑽出來吸一口氣罷了。

至今,我都無法忘記那些男人眼神當中透露的不安與恐懼,而這也是他們最害怕別人看穿的,所以他們用更硬更高的道德標準去框別人,以保守來對抗他們既有的舒適。事實上,我覺得面對當今的同志人權乃至女權,我也常提出如此的論點。


這樣的抗拒與衝突,在南非的政治結構與社會氛圍中又更鮮明。像是種族歧視,就在電影裡面出現過兩三次,算是相當刻意的安排,但我覺得這裡講的不純然是『種族』這件事,而是一個像François一樣走過白人至上、種族隔離的男子,他怎麼在急速變動的南非社經當中活下去,他過往的價值觀怎麼崩解、他又該如何處理自我的認同與焦慮。

這就是我覺得電影快高潮時,François借酒裝瘋誘引Christian出來接他、而他對Christian說的那席話如此重要,絕對不是一般過氣中年男子的嘮叨與抱怨罷了,這正是屬於François的不安全感。François所謂的白手起家,講的是他如何小心翼翼地維護不為人知的性向;所謂的道德與秩序,是他自己透過社會包裝的苟且;而他對當代南非與年輕人的不滿,是他看似光明卻又無法追趕的未來。


生於開普敦並在學習電影,之後也到倫敦進修的Oliver Hermanus,是南非近年蓬勃的電影業裡的新銳導演。這是他的第二部長片,他的第一部長片頗受好評,講的是一個媽媽如何照顧她受傷殘障的孩子,也才逐漸瞭解她過去所不認識的孩子生活。他自己並不是白人(可惜的是我找不到他的完整出身,從相貌上來看很像是混血)又是一名出櫃的同志,他對南非社會的觀察角度或許也比較犀利,不難察覺他在電影裡想要呈現他所看到的南非。在我後來補充的導演訪談裡,也發現他提及南非的社會議題,雖然我對南非社會還有很多不解,但從電影裡我很能感受Oliver Hermanus的企圖心。


Deon Lotz飾演男主角François,他把這個角色的層次感抓得很好,尤其這部片大部分時間都很安靜、有大量的內心戲,可以說Deon Lotz精彩了這部片。從最早的平淡、些許透露的寂寞,到癡迷、變態與瘋狂,而電影結局的孤單與不幸福,很像一場人性與病態的雲霄飛車。特別推薦François想買iPod給Christian的橋段,François從滿心喜悅到失望,從失望到他發現Christian跟自己女兒約會的失落,那沈重的呼吸、快要擠出血的拳頭、有如淋浴的盜汗、還有不可理喻的憤怒與報復,是本片的小高潮。


(可以聽聽看Deon Lotz聊這個角色,以及訪問最會有電影預告)


扮演禍水的Charlie Keegan,其實不需要什麼太深刻的演技(?),Christian這個角色嘴巴甜、得長輩緣、交遊廣闊,陽光灑脫中還有那麼一點輕浮的小聰明,這也是他後來為什麼答應見François一面,完全展現他的目的性跟企圖心,卻也讓他走向萬劫不復的道路。全片的最高潮也是最需要演技的受辱戲,其掙扎、求饒到麻木(請參見彩虹西餐廳的精闢描述),會讓人眼睛別過去的啊!

總而言之,這部片雖然有些沈重(我一直很抗拒沈重片的~法斯賓達葛格的【Shame】我到現在都還不敢看),不過這是一部會讓人反芻、思考的片子,也能充分體會導演的用心,我甚至想到另外一個很愛同志題材外掛政治議題的以色列導演Eytan Fox。當然相比之下,Eytan Fox實在是個非常會說故事的人,他的電影通常高潮迭起、絕無冷場,結局也總是讓人回味再三。但【Skoonheid】的結局不少人抱怨說前面堆積了那麼多張力,到後面好像突然散掉了,我想這一定是高潮實在太高的原因啊(苦笑)


雖然結局可能會摸不著頭緒,其實我當時看完電影,也覺得整個電影院的大家都有點一愣一愣的。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導演給的暗示一點也不少,只是在一陣膽戰心驚的旅程後,一時很難思考電影最後10分鐘所想表達的意涵,例如François太太的抱怨(還有她可能的出軌)、一場高雅的音樂會中看到以前性愛派對的對象、François看似要跟Christian的會面以及他看到的男同志情侶,最後的François似乎又回到了那個深沈的自己。所以大家都還在驚嚇的餘韻,未了的議題又出現了,我想這是Oliver Hermanus還得磨練的敘事技巧。

不過,再怎麼樣都是瑕不掩瑜的,這部片除了在坎城影展獲得非正式的酷兒棕櫚(Queer Palm),並在本土南非電影獎獲得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Deon Lotz)的殊榮,同時代表南非參與第84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角逐,是一部精彩絕倫也難得一見的同志電影。

最後附上男二Charlie Keegan的It Gets Better宣言,沒有什麼比生命更可貴的了,希望我們都快樂活下去喔!(最後以矯情的呼籲結束)

5 則留言:

  1. 我本來就是個很有深度的人啊~挖哈哈哈哈(自己講出來瞬間覺得好噁心)

    回覆刪除
  2. 題外話,有沒有覺得男主角跟True Blood的Andy警長長的好像XD"

    回覆刪除
  3. <2518872526346288762>(以上內容請勿刪除)
    有有有有有~
    我在金馬影展的小冊子看到時就想說Andy你怎麼來演同志片惹XDD

    回覆刪除
  4. 整片真的有點不懂結局,看了你的文再想像一下情節有比較理解些,演主角的中年大叔真的演技厲害

    回覆刪除